英国的公学其实是私校。与免费的公立学校不同,公学的目标就是以集中的资源培养最优秀的人才,并将其送入最好的大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kettlebellworkouttraining.com/,布莱顿

距离伦敦车程35分钟的贝德福德公学建立于1552年,为全英最古老的25座公学之一,是所招收7-18岁学生的男校。

目前英国大部分公学是男女混校,招生压力下淘选出的纯粹男校和女校基本都是顶尖学校,如伊顿与哈罗。目前贝德福德公学约有1000多名学生,每年约有80%的毕业生能考进英国排名前30的高校,其中包括10名左右进入牛津或剑桥的幸运儿。

贝德福德名气不大,地理位置却在牛津、剑桥和伦敦的黄金三角之间。如果把伦敦比作北京,那么贝德福德就是廊坊,不少在伦敦工作的人都选择住在房价相对便宜的贝德福德。

这个安静的小镇有一条通往剑桥的大乌斯河,工业革命时期小镇出产的蕾丝就从这里外运。

贝德福德镇上华人不多。我的朋友宋扬定居贝德福德多年,他是英国杜伦大学商学院的董事,孩子也在贝德福德的私立学校读书。他本人对英国教育有长期深入的观察。在他看来:培养年轻人的独立思考能力和社会责任感才是英国传承几百年的私校最与众不同的使命。

未进贝德福德公学,我们先看到的是一大片草场。贝德福德公学有30个网球场,有自己的天文台、医院,教堂,甚至自己的小森林。校内教堂的设计师还曾设计了伦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

这些高端的校园基础设施源自高昂的学费。全英目前大学只有7%的学生入读私校,学费每年约合30万人民币。而除了学费,贝德福德公学在过去15年内还收到约1500万英镑的校友捐款,这让学校完全不用为经济发愁。

迎面走来的学生穿着英式校服,西装领带。仔细看,他们领带与西装上的纹饰各有不同。这其实反映出的是学校的一整套荣誉体系,和军衔一样,学校对学生们的表彰从校服上一目了然。英国25个公学比如,有的孩子西装上多了一个“蓝鹰”的纹饰,那是说明他在某场橄榄球的比赛中表现优异。

在放满各种银质奖杯的学校接待处,迎接我们的是负责招生事务的官员理查德·米得格雷,他常常面试中国学生。我直截了当地问他:“如何迅速判断一个孩子是否符合学校的录取标准?”米得格雷说,他会从语言能力、数学能力、逻辑推理等方面来分析一个孩子学术能力,还会通过面试问孩子喜欢什么专业,为什么喜欢这个专业。是否查询了学校的网站并研究过自己的兴趣爱好和学校的契合点在哪里等这些问题来看学生是否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贝德福德公学的网站上写着,学校的目标是让学生们做好充分的准备,以应对这个不断变化且充满挑战的世界。用米得格雷的话说,学校要培养出的是可以自信地和各种人对话的人才,“不论面前的是首相还是清洁工”。

米得格雷带着我们去看了学校的运动场、健身房、壁球室、小剧场等处,我觉得他想传递的信息是,这里的孩子不仅学习好,包括体育和戏剧在内的各项课外活动也十分突出。事实上,学校大部分学生至少会一种乐器。

学校的图书馆很大,我们去的时候是早上11点,十几个孩子正利用课间休息的时间在这里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查找资料。校内不允许使用手机。贝德福德公学的学生来自27个国家,也有一些寄宿的中国学生,因此学校图书馆特意准备了一些中文图书,作者包括莫言、金庸、董桥。

图书馆门口张贴着最新的活动通知,邀请学生们参与一个名为“Shelfie”(拍摄自己的书架)的活动,并通过几张书架照,判断这些藏书属于哪位老师。

学校的架构类似于牛津大学与剑桥大学的“学院制”,即每个学生在学业上分属各个年级,同一年级采取小班教学,每班不超过20人。但在生活上归属各自的学院。学院制的好处是,学生们能有机会接触到更多不同年龄的朋友,更容易地融入一个更小的群体,不同学院之间还经常举行体育或是戏剧比赛,激发学生们的竞争精神。

贝德福德公学校长詹姆斯·霍格森在他明亮、宽敞的办公室里与我们交谈。霍格森曾在多所男校任职,他说与混校相比,单性别学校的优势之一就是男孩子们无需在意异性的看法,不必害怕在异性面前丢脸,也无需过于在意自己的容貌与打扮,让他们更容易心无旁骛地学习。但他承认,学校还是会为学生们提供各种机会和女生交流,比如与附近的女校联谊、邀请成功女性来学校讲座等,“补上与女生交流这一课在今天这个时代并不难”。

我问霍格森校长,私校和公校究竟不同在哪里。他回答,主要是在能否自由设置课程及能否用更优质的资源个性化培养学生。

有差异就有质疑。二战后,私校代表的精英教育在英国就受到一些人的批评。不久前牛津大学与剑桥大学因招生过于集中在几所私校而遭到“生源不够多元”的质疑。霍格森特别强调,公校与私校之间可以相互学习,比如贝德福德公学就和作为姊妹学校的一所公立学校经常交流,并学习了其采用“学生表现追踪分析系统”的做法。

霍格森在大学主修的专业是拉丁文与古希腊语,他知道“教育”一词的拉丁文本意是“引导”,将学生的专长从其天性中引导出来就是教育的本意。直到现在,霍格森每周五早上7:30还是在坚持给那些想学拉丁文和古希腊语的孩子们上课。

贝德福德公学曾培养出多位奥运会冠军和体坛明星,像前英格兰板球队队长,阿里斯特·库克爵士。校长霍格森本人也曾是一名出色的板球击球手。他的办公桌上至今放着一个板球。

体育是贝德福德公学里和数学、科学、英语同样重要的内容——虽然它并不直接决定孩子们能否进入更好的大学。“学生们应如何平衡学业和体育?”我问校长。

“体育本身也是重要的学业。”霍格森说,“对一个人的自信、自尊、团队合作精神、意志力等都是锻炼,与各项课程也是相互促进的。”

霍格森接着用他自己的故事给我们讲解了“对兴趣的引导”在教育当中的重要性:他从小就成绩非常优秀,而且是一名非常出色的板球队员。他从来没有过因为任何事耽误过对板球的训练。唯一的一次是大学毕业那年为了准备一个会计师事务所的考试而暂时放弃心爱的板球,在那段时间内埋头读书准备考试,但那也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没有考过的考试。

我想霍格森想告诉我们的是教育的核心是引导,每个孩子都是一个很独特的个体,只有充分发掘、引导,培养孩子的兴趣,才能够让他们在未来的社会舞台中自信,有张力地建立自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